見女孩終於不那麼抗拒,阮安連忙點頭:“算話,我真的不走,我就留在這裡。”

太好了,她正找不到和鹿呦呦相處的機會,想不到這個機會就來了。

龍澤本想進房,但怕打擾安安行事,又默默留在了門外。

倒是溫堰和蘇白卿被女孩的驚呼聲打斷了對話,兩小隻不約而同地跑了進來,然後輕車熟路的鑽進了阮安的口袋。

鹿呦呦看着兩隻毛絨絨的小動物,心裡總有些奇怪的感覺。

因為它們的一言一行,真的太像人類了。

蘇白卿眨了眨狼眼,衝著鹿呦呦揮了揮狼爪。

賣萌誰不會!

他想,女孩子一般都喜歡小動物,自己如果能夠讓鹿呦呦放下警惕的心加入隊伍,阿阮一定會很開心。

鹿呦呦被銀狼刻意勾搭的眼神震驚到了。

太可怕了。

這隻狼居然在沖自己拋媚眼!

它肯定是只公狼。

並且還是一隻色公狼。

鹿呦呦驚嘆一聲,趕緊收回視線,又朝後挪了一下。

阮安不知道蘇白卿在搞事,她只看到女孩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畫面,整個人都朝後退了幾步。

她下意識問:“你在害怕什麼?”

鹿呦呦伸出手指,指着蘇白卿:“它,剛剛沖我眨眼,它,在勾引我,它,肯定是一隻壞狼。”

聽到女孩的話,蘇白卿毛都炸了。

一個黃毛丫頭,哪裡來的錯覺,讓她覺得蘇爺想勾引她?

他嘴一張,就要開噴,溫堰及時捂住了他的嘴,小聲在他耳旁說:“忍住,別壞了阮阮的事。”

從阮安拿出那麼多食物出來後,溫堰就察覺到了她的意圖,她想把這個叫呦呦的女孩吸收進隊伍。

溫堰覺得這個舉動很正常。

以後找到合適的居住地,自然是人越多越好,如果只憑他們幾個人,人類遲早滅亡。

蘇白卿被溫堰拉住,理智立刻就回來了。

他冷冷哼了哼,乾脆縮回了口袋。

阮安其實很想笑。

但她是一個合格的首領,所以她忍住了。

不僅忍住了,還很嚴肅地衝著女孩解釋:“不好意思,那隻狼,他叫蘇白卿,他其實也是算一個人,嗯,就像龍澤,你見過的,院子里的那個。”

“哦,還有這隻白虎,他們都是變種人,有時候是獸形,有時候是人類。”

“雖然他們都是男性,但他們很規矩的,不會做出不合時宜的舉動的,你剛剛看到蘇白卿眨眼,應該是他剛剛跑進來的時候,眼睛里進沙子了。”

阮安說完,又把蘇白卿從口袋里掏出來放在手心,一本正經的問:“是不是?蘇白卿?”

蘇白卿:“……”是個鬼。

他心裡腹誹着,腦袋卻點得飛快。

他再也不想沖任何一個女性眨眼示好了。

“你看,我就說了吧,他真的不是想勾引你。”阮安見蘇白卿如此上道,之前因為他偷吻的氣惱消了兩分,她把銀狼放回口袋,輕聲對女孩說。

鹿呦呦哼了哼,不置可否。

反正她看着這條狼奇奇怪怪的,不像一條正經狼。

龍澤雖然一直站在門外,但房間里眾人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

對於蘇白卿出糗,龍澤喜聞樂見。

石頭依舊躺在床上,鹿呦呦擔憂他,不願意說話,阮安怕多話會引起女孩的反感,也閉上了嘴。

兩人大眼瞪小眼,過了好久好久,鹿呦呦的眼角餘光終於見到石頭抖動的身體終於平穩了,她這才放下心來。

女孩衝著阮安哼了哼,轉頭看着放在桌子上被石頭珍寶樣包起來的紅薯和板慄,還有那一碗早就冷掉的海鮮湯,她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看起來真的很好吃的樣子。

阮安察覺到了女孩渴望食物的神態,她心中一動,從背包格子里又拿出一碗海鮮燴菜。

怕不能打動女孩,阮安狠下心,又拿出一個香噴噴,軟綿綿的大饅頭。

海鮮和饅頭的香味頓時瀰漫了整個空間。

蘇白卿的狼鼻子動了動,又有些饞了。

雖然之前阮安拿了兩個饅頭出來,但4個人一分,每人只吃了幾口。

蘇白卿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吃過饅頭了,他從來不知道末日前,自己不屑一顧的食物居然如此美味。

阮安露出一絲微笑:“呦呦,你肚子餓不餓?”

“這個湯很好喝的。”

“你要喝嗎?”

“哦,還有饅頭也很好吃,你應該沒有吃過吧。”

阮安說話細聲細氣,生怕讓女孩反感。

鹿呦呦又咽了一口口水,偏過頭,努力不去看那碗熱氣騰騰的海鮮肉湯,口是心非道:“我不餓。”

阮安遺憾地嘆了口氣:“那好吧,”

她轉過頭又衝著外面喊道:“龍龍,龍龍你進來一下,你餓不餓?餓的話給你吃呀。”

聽到女朋友的喊話,龍澤走了進來,他很給面子的舉起手,一臉配合:“餓的,剛剛沒有吃飽,正好再吃一頓。”

海鮮煮的湯已經不多了,吃一碗少一碗,饅頭就更不用說了,就算不給安安捧場,他也樂意代勞。

蘇白卿也想吃。

不過他沒有說話。

自從那次偷吻後,阮安對他的態度一直不太好,剛剛纔有了一絲轉機,可不能大意。

阮安把海鮮燴菜和裝饅頭的碗還有一雙乾凈的筷子放在房間唯一的桌子上,又把示意龍澤坐過來。

“吃吧,龍龍。”

龍澤點點頭,真準備拿起筷子……

這時女孩忽然走了過來,彆扭道:“如果我要了這些食物,需要付出什麼嗎?”

奶奶說過,在這個世界沒有免費的午餐,想要得到什麼,就必須付出什麼,要不然肯定是陷阱。

但是,她實在是太餓了。

前段時間大降溫後,村裡死了很多人,奶奶也死了。

村裡人少了,打獵就很危險,剩下的人在森林里圍獵幾次死了幾個人後,就再也沒有人願意去找獵物了。

他們更多的時候都在啃樹皮。

鹿呦呦也啃。

谷lt/spangt  樹皮又硬又難吃,煮熟了也難吃,後來何大殺了幾隻半獸人的幼崽,村裡的人才吃飽了幾餐,但鹿呦呦沒有吃。

實際上,村裡的人送給她的食物,她從來就沒有吃過。

她又不准備和他們睡覺,肯定不能接受他們的禮物。

奶奶說過的,人情債最難還,欠多了,還不了就只能肉償。

所以,每次她都會拒絕。

鹿呦呦雖然被食物的香味熏得的思緒混亂,但她牢牢記住了奶奶的教誨。

阮安很驚訝女孩的堅持。

她的忍耐力居然比溫堰和蘇白卿都要強大。

溫堰和蘇白卿對此表示,鹿呦呦還沒有到山窮水盡的地步,因為她還有樹皮可以啃,而那個時候,他們連樹皮都沒得啃,眼看着就要餓死,可不就那麼快順從了。

唉,主要也是生活小白,空有寶山,卻不知道那些能吃……

鹿呦呦固執的看着阮安,阮安無奈的指了指躺在床上的石頭:“其實也不用付出什麼。”

“如果你想得到我的食物,首先得成為我的部落成員,然後你可以像他一樣,以物換物!當然勞動也是可以獲得銅幣,然後用銅幣也可以兌換食物。”

鹿呦呦聽完,發現和之前與石頭的話一模一樣。

看來,她真的只是讓自己和石頭加入她的部落,她想做大隊伍。

她是一個有野心的少女。

鹿呦呦歪着頭想了想,“那,加入你的部落,會有生命危險嗎?”

阮安連忙搖頭:“不會,我和我的小伙們們戰鬥力都很強,並且我作為一個部落的領袖,會盡最大的努力保護部落的成員。”

鹿呦呦錶面上看起來很鎮定,其實面對少女的時候,心裡是有些害怕,但是她想到自己會隱身,心裡又有了底氣。

她指着海鮮湯和白乎乎的食物,試探着問:“石頭問你是不是神仙,你說不是。”

“可是,如果你不是神仙,這些食物你怎麼把它們變出來的?難道你是妖怪?鬼怪?精怪?”

阮安被女孩的腦洞搞得哭笑不得:“我不是神仙,也不是妖怪鬼怪精怪,但我也不是普通人,當然,和你也是不一樣的哦。”

“說自己不是神仙,又說自己不是普通人,真讓人費解。”鹿呦呦嘟囔着。

阮安其實也有想過在原住民的心中冒充神仙,這樣的話,肯定能便宜行事。

但這種想法閃過後,心裡就會恐慌,似乎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阮安很相信自己的第六感,於是,她排除了這個做法。

兩人短暫的說了幾句,鹿呦呦陷入了沉默。

奶奶說,在決定一件事情的時候,一定要三思而後行,不能衝動。

鹿呦呦思過了。

她覺得這個叫阮安的少女應該不是騙子,畢竟她現在身無長物,根本就沒有什麼好騙的。

並且阮安她也是個女孩子,長得又好看,還有男朋友,也不可能想和自己睡覺。

現在食物這麼短缺,她卻能隨便變出這麼多食物,能力也很強。

鹿呦呦決定跟隨加入部落。

不過還是得等等。

等石頭醒了後,再看看什麼情況。

龍澤見鹿呦呦一直沒有說回話,他伸出手,想要把裝有海鮮湯的碗拿近些,哪知被女孩瘦弱的小手按住了。

“你不能吃,我還在考慮。”鹿呦呦饞得不行,現在糧食這麼金貴,這碗香噴噴的海鮮湯怎麼能夠給一隻貓?

對,雖然龍澤現在是一個人,但先入為主,在鹿呦呦的心裡,他就是一隻貓。

貓就應該吃貓糧,不能吃人的食物。

“好的,你再多考慮,我一般不強求。”阮安伸手拍了拍龍澤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動食物。

看來鹿呦呦已經動心,那麼自己現在就不能夠顯得太殷勤,要不然會讓這個女孩又起疑慮之心。

果然,阮安態度忽然變淡,鹿呦呦覺得自己的心思可能太敏感了!

她那麼強大,一個人獨自生活在末世,還可以養活這麼多小寵物,她邀請自己加入她的隊伍,也算是看得起她,可是自己卻推三阻四,猶猶豫豫……

鹿呦呦有些忐忑。

不過,她還是沒有立刻鬆口,而是靜靜地看着石頭。

兩個人站在房屋中央,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不知道過了多久,石頭終於醒了過來。

鹿呦呦連忙跑到他的床邊,着急詢問:“石頭,你覺得現在怎麼樣?身體有沒有什麼不舒服?”

石頭剛剛醒來,人還處於迷迷糊糊中。

他摸摸頭,一臉茫然地說:“沒有什麼不舒服,挺好的呀,哦,我還感覺我的力氣都變大了呢。”

說完,他才反應過來眼前站着的人是誰。

“呦呦,你怎麼來了?”

女孩撇撇嘴沒好氣道:“我怎麼來了?那些半獸人把村裡面的男人都殺死了,我過來看看你有沒有死啊?”

石頭咧着嘴笑了笑:“我聽到動靜不對,早就躲起來了。”

“呦呦,我本來想去找你的,但是想到你的特異功能,我要去的話,也只是會拖累你,呦呦,你不會怪我吧!”

女孩哼了哼,“有什麼好怪?你又不是我的什麼人。”

她說完又走到阮安的面前:“我考慮好了,決定加入你的部落。”

阮安剛剛看着小男孩小女孩的互動,就像在看小劇場,非常有意思,在聽到鹿呦呦的話後心裡終於鬆了一口氣。

眼前的這個小女孩雖然瘦弱,但是心思卻很不簡單,當然,現在是末世,保持極高的警惕心是非常正確的。

“好的,呦呦,歡迎加入我的部落。”

“安平部落。”

“作為加入部落的福利,你可以免費享用這碗海鮮燴菜和這個大白饅頭。”

阮安為了儘快拉攏女孩,難得大方贈出這麼多食物。

哪知鹿呦呦拒絕了。

“不要免費,我可以用物品兌換的。”

阮安第一次遇見這麼固執的人,有些頭疼。

不過她能夠理解。

有些人天生不喜歡欠人家人情,把什麼都劃分的清清楚楚,他不麻煩別人,別人也不能麻煩他。

他們與任何人都會保持一定的距離。

這類人普遍比較理智和自律,習慣自己解決一切問題,其實內心還是善良的。

阮安點點頭,好奇地問:“好的,那麼現在你準備用什麼東西來換這碗海鮮燴菜呢?”

她問完,有些期許。